门户 专业圈 登录 注册林业 使用指南

科普写作Forestry Science

林业科普写作

所在位置:首页 > 科普写作 > 林草科普写作 > 生物多样性 >

大家听了我今天的分享后,不要再去挖“雪兔子”回来炖鸡汤了

媒体:格致论道讲坛  作者:王强
专业号:王康
2020/6/23 9:53:28

"我们必须全面了解这片区域的植物,必须对它们进行最好的保护,千万不能等到失去它们之后才认识它们。”

王强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副研究员

中国科学院青年创新促进会会员

国家植物标本资源库青年分类学家

我是一位普通的植物分类学科研工作者,因为常年在雪域高原考察研究植物,所以皮肤有一点黝黑,熟悉我的朋友都会叫我的外号“喜马拉雅小黑哥”。到底有多黑呢?我自己不觉得,但下面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这个问题。

我们在喜马拉雅考察研究植物,会得到当地很多藏族朋友们的帮助,所以我们有很多感情非常深厚的藏族朋友,比如图片中的这一位,他叫丹增,是和我感情非常好的一位藏族兄弟。

2018年,我们在墨脱考察的时候特意合了个影,我觉得这张照片拍得非常好,就发了一个圈,备注“我和我的藏族兄弟”。我很快就发现丹增给这张照片点了赞,还转发了这张照片,备注是“我和我的非洲兄弟”。

为什么研究泛喜马拉雅的植物?

说到喜马拉雅,很多朋友们可能都去旅游过,大家心中的喜马拉雅,可能是这样连绵不断的雪山,雄壮巍峨。

也可能是南迦巴瓦这样静谧的星空,神秘而纯净。

还有就是高原上特别多的像一颗颗晶莹剔透的蓝宝石一样的高原湖泊。

但是对于植物学科研工作者而言,喜马拉雅在我们眼中就是长满了奇花异草的地方,在这里生活着成千上万的植物小精灵,这才是喜马拉雅的灵魂。

我们研究的区域比喜马拉雅稍微大一点点,叫泛喜马拉雅,除了喜马拉雅的山脉,还有横断山区、喀喇昆仑山脉和兴都-库什山的一部分。

从2013年到现在,我们在这片区域进行了大量的野外考察,研究当地的植物。

可能有朋友会问我,为什么要研究泛喜马拉雅的植物?全球这么大,研究其他地方的植物不行吗?

这是因为泛喜马拉雅是每一个植物分类学家心中的圣地在这片区域内,生长着两万多种高等植物,这个数字是非常大的,可能有朋友不一定有概念。

两万多种植物是什么概念?相当于中国所有高等植物种类的三分之二,是整个欧洲高等植物种类的2倍,是北美洲的1.5倍

如果以每万平方公里的物种数来计算植物物种密度,那么泛喜马拉雅地区的植物物种密度是118,这非常惊人。

这个数字相当于中国平均物种密度的4倍,欧洲物种密度的12倍,北美洲的15倍

保护国际曾经评估过全球生物多样性的热点地区,一共评出34个在泛喜马拉雅就有3个,差不多占了十分之一

所以,泛喜马拉雅地区的植物多样性研究,是植物分类学领域最重要、最基础性的工作之一

说到雪域高原的植物,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应该是雪莲花,这可能是雪山上最著名的植物。它之所以这么著名,得归功于咱们金庸先生。

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赋予了雪莲花非常神奇的功效,它不仅可以返老还童,还可以起死回生,武林人士吃了它还可以极大地提高功力,但这只是传说。

现代医学研究表明,天山雪莲确实有药用价值,它可以提高免疫力,还可以增强大家的防紫外线辐射的能力,确实有用,但是不像传说中的那么神奇。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以我也喝过天山雪莲熬的汤,喝完之后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该退的发迹线还是在退,该长的皱纹还是在长。

目前天山雪莲知名度非常高,对它的需求也特别大,所以野生的已经很少了。我知道在新疆地区已经把它大面积引种栽培,所以市面上可以买得到,而且据说栽培的比野生的药用成分含量更高,但即便如此,还是满足不了大家对雪莲花的渴求。

所以,雪莲花的兄弟姐妹们就遭了殃,其他种类的雪莲,比如说图片中的这一种叫苞叶雪莲(泛喜马拉雅地区非常常见的一种雪莲)就遭殃了。咱们的游客,或者驴友,看到就会挖回去炖鸡汤喝。

除了这种雪莲,还有雪兔子,这也是天山雪莲的近亲,都属于菊科风毛菊属,算是堂姐妹,也跟着遭了殃。

如果大家上网去查一下,说不定能看到一篇公众号文章叫《雪兔子在哭泣》,文章反映了它遭受的不公待遇,被人破坏性采集,其实这种植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药用价值,对大家的身体没有什么好处,喝了它之后反而有可能中毒,因为它含有秋水仙碱。

所以,大家听了我今天的分享后不要再去挖“雪兔子”回来炖鸡汤了。

植物如何适应恶劣的生存环境

关于植物的适应性,前面说到雪莲,它的叶子会特化成苞片把花和果包在其中,形成一个“小温室”,防止花和果冻伤。

“雪兔子”也一样,它没有小温室,但它可以长很多很多棉毛,棉毛也可以起到保暖的作用,防止它的花果被冻伤,这是它们的策略。

与雪莲花类似的还有这种植物,叫塔黄,它也是泛喜马拉雅地区非常著名的一种植物,它也有很大的苞片把自己的花和果包在里面。

如果把它的苞片掀起来,可以看到里面有非常多的小花,这也是通过模拟温室来保护自己的方法。有人专门去测量过苞片形成的“小温室”,里面的温度确实比外面的温度高出许多。

这种植物在西藏、泛喜马拉雅地区非常常见,特别是在藏南地区,可以长得非常高大,两米多高,可以说是亭亭玉立。

我在西藏藏南地区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感到非常震撼,因为它很高大,很漂亮,它让我想起了佛教表达虔诚宗教信仰的一种仪式。

大家去西藏旅游可以看到玛尼堆,川西也可以看到,这种仪式表达的是虔诚的宗教信仰。所以我在想咱们这个植物小家伙塔黄可能也有很虔诚的佛教信仰。

可能有朋友会问我,泛喜马拉雅地区有两万多种植物,而我们通常理解的雪域高原是非常寒冷的,风沙又很大,环境非常恶劣,怎么能有这么多的植物?植物怎么存活?

前面我说了雪莲、雪兔子、塔黄采用的应对恶劣环境的策略,应该回答了大家心中的一些疑问,但是雪域高原的这些植物精灵们还有更多的策略来适应当地严酷的环境。

在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这里不仅有非常美丽漂亮的雪山,还有常年七到八级的大风,甚至十二级的大风,可以想象,长得很高大的植物,在十二级大风下,肯定会被吹得东歪西倒。

但是如果大家到了珠峰,可以轻易在流石滩上找到一种圆圆的石头。如果凑近看这个石头,会看到石头上有很多白色的小花朵。这其实不是石头上面开的花,而是一种植物,叫做垫状点地梅

它是一种垫状植物,非常矮小,贴近地面,所以不怕风吹,而且它采用抱团取暖的方式,它甚至可以富集流石滩上面的水分和营养物质,为其他更加脆弱的、无法适应流石滩的植物提供一个生存的环境,让其他脆弱的植物在它们中间生长,来吸收这里的水分和营养物质。

所以我们把这类垫状植物称为“生态系统的工程师”

除了垫状点地梅,还有这种漂亮的植物,叫垫紫草,它也采用了垫状点地梅类似的策略,这也是一种贴地的垫状植物。

它开着蓝色或者紫罗兰色的小花,非常美,远远望去就像在雪山上盖上了一层蓝蓝的地毯。

在西藏著名的羊卓雍措(“措”就是湖的意思,这是高原上一个像蓝色丝带一样的湖泊),湖边的山坡上可以看到一种漂亮的植物,它叫“藏波罗花”,它是泛喜马拉雅地区一种代表性植物,非常常见,在这样贫瘠的环境中可以长出一大片,开出非常大的花朵。

它为什么可以做到这一点?因为它埋在土里的根非常肥大、粗壮、肉质化,可以储存水分和营养物质,这是一种保存实力的策略。

这种植物把营养和水储存起来,等到需要的时候再把它释放出来。与它采取类似策略的还有非常著名的药用植物——川贝母

川贝母没有肉质化的根,但它下面有一个非常肥厚的白色的鳞茎,也是储存水分和营养物质的结构

这一类植物,它们懂得保存实力,到了雪域高原七、八月份,最美、最温暖的时候,它们会集中释放能量,开出最美的花吸引昆虫传粉,完成它们繁殖下一代的任务。

除了前面说的植物的各种各样的策略,还一种植物非常狡猾,就是白粉圆叶报春,它不能造温室,也没有穿棉袄,也不会抱团取暖,但是它会躲。

这是在西藏的亚堆扎拉山5300米的地方,如果大家去了,会发现这里的流石滩找不到这种植物。但是在亚堆扎拉山流石滩的旁边,如果你能找到一两颗大石头,趴在石头边往石头缝里面看,就会看到这种非常可爱的植物。它就躲在石头缝里面,为自己寻找一个非常好的坚固的小房子,躲在里面生活,过着非常甜蜜舒适的小日子。

泛喜马拉雅地区的森林

植物有很多策略来应对高原寒冷严酷的环境,但是在泛喜马拉雅,不仅有雪山、冰川,也有非常好的森林。

比如在西藏林芝,这里保存着中国最好的原始森林,到秋天层林尽染,非常漂亮。如果翻越喜马拉雅到南坡,一直到墨脱县,大家还可以看到这里有雨林,这是地球最北端的雨林

图中的这个人包裹得严严实实,连眼睛都看不到,这个人是我。大家可能猜不到我为什么会打扮成这个样子?

因为我在墨脱雨林中考察的时候,遭遇了一种非常有心机的植物,就是这种挺漂亮的植物,叫“西藏对叶兰”。它有两枚对生的叶子,还开着一串绿色的小花。

野外科考工作,采集标本是非常重要的一项任务,而且在热带雨林中我们通常会做好防护,戴上防蚊帽,免得蚊虫叮咬,当时在雨林中发现这种植物的时候我也戴着防蚊帽。

当我弯下腰准备去采它做一份标本时,突然感觉帽子上面下起了重重的雨点,打得帽子沙沙响,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下雨了?不对,周围没有雨点,而且雨点越打越重,有一两次好像戳穿了帽子,我感觉头上有点疼,然后我就被这些“雨点”给轰出来了。

我也没看清楚这“雨点”是什么,来到雨林附近的小溪边,我缓过神,还是不死心,想采到这棵西藏对叶兰。于是,我加了一顶遮阳帽,再套上防蚊虫帽,又进雨林去了。

在我弯下腰要采标本的时候,又是精准的打击,雨点又来了,而且这次更重,直接戳穿了帽子,我头上被叮了三个大包,又从雨林中被轰了出来。

这一次,我透过防蚊虫帽的帽纱,看到了攻击我的是蜜蜂,我很好奇为什么是蜜蜂攻击我?即便攻击我,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弯下腰的那一刻才精准地攻击?

我很纳闷,逃出雨林后我还是不死心,向考察队的队友又借了一顶帽子,戴了三顶帽子进去,又找到对叶兰,重新采集。这次蜜蜂一只都没有出来,也许是觉得我的帽子太多了,扎不穿了,也有可能是它们的蜂针用完了,最后我终于把这棵西藏对叶兰采集了出来

成功采到西藏对叶兰后,我认真观察这个植物花的形态,才顿时醒悟,这个西藏对叶兰的花很漂亮,但是它长了一对像小翅膀一样的东西,仿佛在模仿蜜蜂,所以当我采标本的时候,蜜蜂以为我在攻击它们的同类,所以才攻击我。

这就是最有心机的植物——西藏对叶兰,它似乎可以召唤它的守护使者来保护自己。分析之后我发现它的这种方式并不是为了召唤守护使者,因为并不是随时都有人去采集它们。

它们这么做的目的其实是模仿雌性蜜蜂,吸引雄性蜜蜂来传粉,只不过恰好我去采它所以被攻击了。这就是很有心机的西藏对叶兰的故事。

与动物行为有关的植物

在西藏还有其他一些与动物行为有关的植物。

 

看直播的朋友里如果有铲屎官,如果你们家的猫主子过于高冷,那么请了解一下我下面说的这种植物,它叫藏荆芥”

它开着非常漂亮的一串一串的小紫花,但是很多人可能都不认识它。我想介绍它的一个堂姐妹——荆芥,可能有的朋友就认识了。

荆芥的英文名叫catmint,就是猫薄荷,专门给猫闻的薄荷,所以叫“猫草”。如果到宠物商店说猫草,老板通常都会知道。

宠物店卖这个东西有什么用呢?原来它对猫有致幻效果,如果闻了这个猫草,大部分的猫都会陷入一种迷幻的状态,欲死欲仙,达到猫生的巅峰。

荆芥之所以有这种效果,是因为它可以分泌一种叫做荆芥内酯的物质,正是这种物质起了作用。

而在泛喜马拉雅地区还有很多的荆芥,包括异色荆芥、康藏荆芥,种类非常多,都是可以分泌荆芥内酯的。

根据近期比较基因组学的研究发现,荆芥类植物分泌的荆芥内酯不仅仅对猫有作用,对绝大多数的猫科动物,甚至大型的猫科动物,像老虎、豹子,都是有致幻作用的。

而且这种物质只有荆芥类植物才能分泌,而荆芥的近亲,如活血丹属、藿香属,还有神香草属,都不能分泌荆芥内酯。

所以只有荆芥类植物可以让猫致幻,而且它们的这种致幻效果还可以让老虎,也可以让豹子达到它们的虎生巅峰、豹生巅峰。

这里我想起了小说里的武松。根据我们的研究,山东地区是有野生荆芥分布的。所以我不由得感慨,武松要是懂点植物学,当初在景阳冈采上两把荆芥,也许就不用这么辛苦地打虎了

当然我要提醒大家,千万不要抓上两把荆芥就冲上山去找老虎,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并不是每一只老虎对荆芥的反应都是一样的,所以千万不要干危险的事情,一切不良后果我概不负责。

仙气十足的植物

在泛喜马拉雅地区,除了前面说到的植物,还有非常非常多漂亮的、仙气十足的植物,如绿绒蒿属植物。绿绒蒿是非常著名的高山花卉,我们称之为“喜马拉雅之光”“东方蓝罂粟”,在国外的园艺界有非常高的知名度。在泛喜马拉雅地区,大家可以经常碰到这种七彩渐变色的多刺绿绒蒿

如果到珠穆朗玛的东坡,还可以看到这种褐红色花冠的康顺绿绒蒿,非常稀有。

如果到层林尽染的林芝,大家还可以看到更多绿绒蒿,比如藿香叶绿绒蒿、全缘叶绿绒蒿

告别绿绒蒿,来到嘎隆拉雪山(波密县和墨脱县的分界雪山)。

这里还有一种非常漂亮的植物,叫“乳黄雪山报春”,这种植物长得非常朦胧,不管你用什么好相机,对焦有多么准,你都会拍出一种朦胧美。

在嘎隆拉雪山上,大家还可以看到一种叫“岩须”的植物。这种植物开出了一串又一串像小风铃一样的白色小花,十分可爱。

离开嘎隆拉雪山,来到亚堆扎拉雪山(山南地区一座非常漂亮的雪山,海拔6635米)。

这里有一种非常不起眼的小草本,叫“乌奴龙胆”,不要小瞧这个非常小的草本植物,它可是泛喜马拉雅地区植物中的学霸,几何课代表。

它可以通过控制自己叶子的生长方式,镊合排列,把叶子精准地排列成正方形的形状,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要这样,还在分析其中的原因。乌奴龙胆的花非常漂亮,白色的花朵上有绿色的斑点、紫红色的花丝,非常美。

在泛喜马拉雅地区,龙胆类的植物一共有200多种占全球的三分之二。此外,龙胆也是一种非常著名的药用植物

在泛喜马拉雅,除了药用的,还有很多具有重要观赏价值的植物,如著名的高山花卉——杜鹃花。图中这种草莓花杜鹃是高山灌丛常见的建群种,远远望去像一片红色的地毯。

在我们国家美丽的藏南(下面第一张图为藏南东章瀑布),还有大片大片的杜鹃花海,包含种类繁多的杜鹃花,比如黄杯杜鹃、树形杜鹃、钟花杜鹃、三花杜鹃……数不胜数。

大家可能不知道,在地球另一侧的英国,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植物园,叫“爱丁堡皇家植物园”,它们赖以骄傲的收藏就是来自我们泛喜马拉雅的杜鹃花。一百多年前,英国人从泛喜马拉雅地区引种了上百种杜鹃花,都保存在这座植物园里。

除了杜鹃花,在泛喜马拉雅还有一些植物花冠形态非常特殊,如图中这种叫“巴塘马先蒿”的植物,它就像一只只翩翩起舞的丹顶鹤

马先蒿类植物在泛喜马拉雅地区一共有360多种,也占了全球的三分之二。

下面介绍的这种植物,我要提醒大家,“高能预警”。这种植物看上去就像在用它的摄像头,而且是蓝光摄像头暗中观察你。它的名字叫“球果假沙晶兰”,而这个蓝光摄像头实际是它雌蕊的柱头

球果假沙晶兰跟一般的绿色植物不一样,它全身雪白,甚至半透明,不含一点叶绿素,所以它不能进行光合作用,但它可以靠吸收林下腐殖质中的营养和水分来存活。

这里我还想介绍泛喜马拉雅地区求生欲最强的一种植物,我不想说它来自哪里,因为我不想让它再受到伤害,左边这张照片是海拔5300米的一片流石滩,在这片碎石堆里就有这种植物,它叫“高山贝母”

这种植物在野外很难发现,因为它的花、叶、茎全都长成了石头的模样,都是灰蒙蒙的。这种植物在极力模仿石头,在野外非常稀有,目前科学家一共也就发现了几次这种植物。

目前高山贝母在中国几十家主要的植物标本馆中总共只有五份标本,非常稀有。

它之所以要极力模仿石头是因为不想被人类发现,否则会遭到灭顶之灾。因为贝母是一种非常昂贵的中药材,所以老百姓把它当成药品去挖掘,然后当药材拿去卖掉。

在我发现这个高山贝母的时候,在它的旁边有好几个盗洞,就是图中标红圈的地方,盗洞旁边都躺着高山贝母的尸体,干枯了,它下面入药的鳞茎已经不知去向,非常让人难过。

实际上如果把这种植物的花给掰开,里面一样收藏五彩斑斓的,一样美丽。

最“爱国”的植物

最后我还想说一种植物,就是“大花黄牡丹”。说到大花黄牡丹,大家可能会想,这个牡丹和咱们的国花牡丹有什么关系?

中国一共有9种野生的牡丹通过基因序列的分析发现,我们的古人通过杂交选育把这9种野生牡丹相互杂交,最后产生了国色天香、雍容华贵的国花牡丹。所以我们的国花牡丹是这9种野生牡丹的孩子

我们的基因序列分析还发现,大花黄牡丹是起源最早的一种牡丹,是牡丹里的原始类群,相当于牡丹类植物的长子

大黄花牡丹最让我感动的是它是一种爱国的植物,为什么这样说呢?

目前这种植物只在西藏的米林县和隆子县有分布。大家知道,植物通常喜欢通过散布种子来扩展自己的领地,来占据更多的生态位。植物如果想出国,它是不需要护照的,海关也不可能拦它。

但是,大花黄牡丹生活在祖国的边陲,却从来没有越过国界,从来没有离开自己的故土,只在林芝地区的米林县和喜马拉雅南坡的隆子县能看到它,周边的国家,像尼泊尔、印度、不丹,一株都找不到。所以我觉得它是非常爱国的一种植物。

这张照片是隆子县的玉麦乡,大花黄牡丹就生长在这里。

如果大家关注新闻,可能知道这里有一对藏族小姐妹——玉麦小姐妹,非常有名,她们常年坚守在这里,爱国戍边。大花黄牡丹也和这对小姐妹一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守护着咱们国家神圣的领土。

现在大家的环保意识越来越强了,但是我想说大花黄牡丹在历史上曾经遭受过严重的破坏,这两张照片就是它被破坏的场景,非常让人难以接受。

为什么会被破坏?因为牡丹的根可以入药,叫“丹皮”,所以当地老百姓会把它挖掘出来,取它的丹皮当药材出售。

看到大花黄牡丹的遭遇,我想起了一种动物——麋鹿。我们中国以前有很多野生的麋鹿,而且被英国人引种到英国去驯养,后来我们国家的麋鹿灭绝了,我们又从英国引进麋鹿,重新加以保护。

这是非常曲折的一个物种保护的故事,大花黄牡丹可能也会有类似的遭遇。

这张照片拍摄自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门前,门前花坛两边都栽满了大花黄牡丹,一百多年前英国人也把大花黄牡丹引种到了伦敦

我真的不希望咱们的大花黄牡丹也像麋鹿一样,遭遇同样的命运。

研究泛喜马拉雅,

中国的植物分类学家正在行动

我们的泛喜马拉雅,有两万多种植物,这是一个常宝贵的植物资源宝库。大家可能不知道,杂交水稻为什么能成功?最关键的是源于咱们在海南岛发现的几株天然雄性不育的野生稻,正是因为发现这几株不起眼的小草,才成就了咱们的杂交水稻,养活了中国的13亿人口。

而泛喜马拉雅有两万多种植物,说不定哪天,其中几株不起眼的小草就可以深刻改变我们的生活,

所以我们必须全面了解这片区域的植物,必须对它们进行最好的保护,千万不能等到失去了它们之后才认识它们。

研究泛喜马拉雅,我们中国的植物分类学家正在行动。目前由中国主导,英、法、日、德、瑞典等很多发达国家都积极参与,泛喜马拉雅周边邻域国家,也积极合作,包括尼泊尔、巴基斯坦、印度、缅甸。

大家正在一起努力,泛喜马拉雅地区的植物多样性考察正在全面推进,泛喜马拉雅植物志Flora of Pan-Himalaya(FLPH)的编研工作也在全面展开

我们正在这片区域开展大量的野外科学考察,而且我们植物所的老院士——洪德元院士,83岁高龄,还连续五次和我们年轻人一起登上喜马拉雅5000多米的雪山,去采集植物、研究植物。

洪德元院士在高原发现苞叶雪莲

我们的植物科考队在大家的想象中可能是高大上的,实际上不是。我们的科考队是图中这样子的。我们在野外,在原始森林里,爬雪山、爬悬崖、过独木桥,会遭遇毒蛇猛兽,各种危险不确定性的因素,其实非常辛苦。

我们的考察队员曾经编过顺口溜自嘲,说我们的植物科考队从原始森林里面完成任务出来的时候,远看像逃难的,近看像要饭的,仔细一打听是中国科学院的。

非常不好意思,希望不要影响中国科学院的形象,但是我想说,我们的考察队员不管有多艰辛,都陶醉其中,因为我们看到的,收获的,都是我们最爱的(植物精灵们)。

从2013年到现在,我们已经在泛喜马拉雅地区开展了400多次大大小小的综合性考察和专项考察,采集了9万多份标本,收集了活体植物2000多种,拍摄了10万多张野外的植物照片,还为重点的类群绘制了植物科学画。

我们的研究成果——泛喜马拉雅植物志,目前已经出版了八卷册,这是由中国科学出版社与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联合出版的。

同时,我们还在对泛喜马拉雅地区的植物进行基因组学的研究,测定它们全基因组的序列,进行后续分析,为咱们的植物资源利用以及合理的物种保护策略的制定提供重要的理论基础。

最后我还想说,雪域植物精灵是泛喜马拉雅的灵魂,我们要与这群植物小精灵和谐共处

我们的植物分类学家一直在努力,但这不够,还需要全社会每一个人的支持,就从爱护我们身边的一草一木开始。所以,最后我还想说一句话:路边的野花,千万不要采,请留给分类学家采,谢谢大家!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

 

主办单位:中国林学会科普部 运营维护:全国科技教育和科普活动服务平台
京ICP备11018462号-5
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file技术构建,配置App